欢迎您访问徐州泰发特钢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0516-68002288
新闻中心 / NEWS
新闻中心
河北钢铁产能迷雾
发布时间:2017/4/13 17:35:51      点击次数:683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年河北省粗钢产量增幅比全国高出3.07个百分点,净增粗钢产量1048.84万吨,约占全国粗钢净增量的一半。
  5月14日,环境保护部公布了2012年度全国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核查处罚情况。结果显示,共有15家企业存在脱硫设施不正常运行、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的违法行为。在名单之中,河北钢铁领域龙头企业——河北钢铁集团位列其中。
  在全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河北省其实只是全国钢铁困局的一个缩影。
  唐山围城
  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从这句流传已久的钢铁戏言中,不难看出唐山作为全国钢铁重镇的重要地位。
  河北省的钢铁产量有一半是出自这里。在唐山市及周边地区,高炉、转炉等冶炼设备已然成为这座城市的城市名片。
  坐在从唐山北站开往市中心的公交车上,环顾窗外,满眼尽是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在街道间穿梭,随即在颠簸的路上卷起滚滚扬尘。唐山似乎在用一种充满重工业气息的独特方式,和陌生来访者做着第一次亲密接触。
  这样的环境状况在几年前甚至更加常见。坐落在唐山市东边的钢铁大户唐钢,就曾接到政府的一纸搬迁令。
  显然,唐钢并不甘心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先后投资3亿元进行厂区环境治理,在河北省内率先关停了多座高炉、烧结机、白灰窑、电炉炼钢厂和轧钢生产线,这些已经远远超出钢铁产业发展政策的要求。
  唐钢的付出于2011年获得回报。“世界最清洁钢厂”的称号使其摆脱了“被搬迁”的命运,绿色转型模式也被工业和信息化部确定为城市型钢厂学习的典范。
  但是,一个唐钢终究难以改善整个唐山钢铁工业大环境。不难发现,整个唐山钢铁工业更像一个围城,城里面是和唐钢一样“瘦身”成功的大型规范清洁生产企业,城外面却是阴霾笼罩、无序生产的中小钢铁企业。而这样的生产环境差异仅仅只有一墙之隔。
  当被问及产能过剩和污染严重地区时,当地人几乎都将答案不约而同地指向坐落在唐山市西南方向的中小钢铁加工企业聚集地——丰润区。
  沿着颠簸的公路前行,周围空气越发浑浊,道路两旁“作坊式”的小钢厂比比皆是,有的设备甚至还冒着黑烟。
  在官方统计数据里,唐山市只有40多家钢铁企业。但是,光丰润区就有200多家小企业。
  这并不意外,瞒报、谎报产能早已成为钢铁业内公开的秘密。在这场“捉迷藏”的数字游戏中,每个参与者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想被踢出局。
  2011年,地方政府为了一己私利,并不支持当地钢企减产,这导致我国钢铁业丧失了有利的结构调整机会。
  虽然钢铁企业数量无从考证,但从装满货物频繁穿梭的重型卡车车流中,似乎可以感觉到:相对于大型国企来说,民营企业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相对于国企而言,我们目前盈利水平还是可以的,但如果市场形势一直不好的话,我们也可能会倒下。
  有利润才生产,这似乎是民营企业运营的不变真理。河北省民企粗钢产量大幅增长的原因也许可以用来自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的一组数据进行佐证:2012年,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仅盈利15.81亿元,销售利润率为0.04%;河北省钢铁行业盈利153.52亿元,销售利润率为1.34%。在河北钢铁企业的盈利额中,有141.83亿元是由民营钢铁企业创造的。
  利润来自哪里?据了解,与国有钢企相比,这些民营企业吨钢成本较重点钢企低近千元。其中,人力成本较低是原因之一。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盈利的一些小企业中,不乏环保投入较低甚至零投入的企业。
  这些小企业出于生产成本的考虑,估计有30%~40%没有开启环保设备,20%~30%不坚持常用,甚至还有的企业根本就没有上任何环保设备。
  由于没上环保设备,当烧结机开启后,满屋子全是白烟,几米之外啥也看不见。一个小钢厂不启用环保设备,每年可省下上千万元的成本,既使被环保部门发现,最高罚款也不过几十万元。如果查得严,小钢厂就采取“早上开、晚上关”的政策,很难被人发现。
  积重难返,唐山市也因此变为全国空气污染重灾区,众多无视环保的小钢铁企业成为始作俑者。
  5月10日,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唐山市政府下发通知,决定对该市首批199家严重污染企业及落后装备予以关停取缔,并给予10天整顿期。对到期仍不达标的企业,将强制采取断电措施,责令严格按照整治标准和时限完成整治任务。
  需要注意的是,唐银钢铁有限公司、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等钢铁企业因一些烧结机没有安装脱硫设施而进入整治名单。
  上述多年从事钢铁工作人士认为,一些小企业在本地生活得很滋润,并没有被市场所淘汰。但由于单位造价较高,一些高炉规模较小的企业并不愿意上环保设备。而如果国家强制性地提高环保指标的话,一批小企业可能很快就会死掉。
  缺席者河北
  如果单纯认为河北省钢铁难题集中体现在一个拥有众多小钢铁企业的唐山市身上,理由似乎有些牵强。
  今年4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了首批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45家企业。其中包括宝钢、鞍钢、武钢等国有企业,也包含沙钢、方大特钢(600507,股吧)等民营企业。但值得注意的是,河北省钢铁企业集体缺席该名单。
  河北省没有一家钢铁企业纳入第一批符合规范名单,是因为整个河北省因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导致企业都没有申报。
  不过,目前河北钢铁行业结构调整遵循三个路径,一是减量调整,把生产总量降下来,将剩下的企业做精做强。二是淘汰落后,鼓励企业之间的联合重组,优化钢铁企业在河北的布局。三是节能减排,通过绿色高效的生产实现可持续发展。
  河北省钢铁企业较多,没有申报与该区过剩的钢铁产能和承受的环保压力有关,目前省里还没有审核完毕。企业将按照河北省要求,在结构调整完成后将会进行申报。
  其实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早已算不上什么新鲜话题。据了解,这已经是该省最近几年提出的第三份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该方案更是同时受到国务院七大部委的集体关注和讨论。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从侧面反映了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复杂多变和不确定性。
  纵观近几年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成绩单,难免有些不尽如人意。河北钢铁企业先后经历了四次整合、重组,试图解决产业发展过程中长期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但因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
  其中,唐山渤海钢铁集团的组建就是典型代表之一。2008年12月,唐山地区的十几家民营钢企就曾以联合重组方式,注册成立了渤海钢铁集团,拟打造北方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
  据了解,该集团是由唐山国丰钢铁牵头,12家民营钢铁企业参与组建,一期出资10亿元,第二、第三期投资将扩大到100亿元以上。希望联合重组完成后,陆续将渤海钢铁旗下企业在唐山区的现有产能淘汰,转而到唐山丰南经济开发区海边的盐碱滩涂地建设新的钢铁项目,计划产能1500万吨。
  不过耗时两年多的审批过程使“最大民营钢铁梦”几乎落空。如今,该集团在唐山地区的产能依然没有淘汰,而新建项目也因启动资金问题迟迟没有开工。
  上述当地多年从事钢铁工作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透露,该集团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重组,目前仍处于生产、财务、人员等各要素分而治之的状态。当时重组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一张准生证而抱团取暖。这些企业有利益才在一起,不然就会各自为营。
  唐山市把钢铁作为地方支柱产业,为保证不成规模的小企业不倒闭,将他们整合在一起,做简单的加法,将一些落后产能聚合起来,以其形成规模来规避国家整顿。此外,还可以以集团的名义向银行贷款,从而解决流动资金问题。
  如果把民营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失败归结于当地政府意志下的利益纷争,那么国企联合重组的难题就在于“大而不强”。
  2008年6月30日,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在无数聚光灯下正式挂牌成立。这个由唐钢集团和邯钢集团联合组建而成的大集团,在组建当年就交出了一份钢产量规模居全国第二位、世界第四位的满意答卷。这也让无数钢铁人对其充满了希望,似曾相识的钢铁强国梦从未如此接近。
  接踵而至的第二年,河北钢铁集团乘胜追击,成功实现了对宝钢的弯道超车,从此便牢牢占据了国内钢铁产量的头把交椅。
  幸福来得太突然,往往将胜利者冲昏头脑。
  重组后,我们规模是全国第一。与世界钢铁巨头德国蒂森克虏伯相比,我们粗钢产量是它的两倍,但利润还不到它的五分之一。与国内领头羊宝钢相比,利润也才是它的三分之一。我们再不提升产品结构,规模优势将不复存在。钢铁业的重组,"既要长骨头,更要长肉"。
  “大而不强”,是河北钢铁产业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钢铁怪圈”
  近年来,随着一座座高炉、转炉拔地而起,河北省炼钢产能一跃升至2.86亿吨。按此计算,2012年上半年河北粗钢产量为9396.96万吨,产能利用率只有65.7%。这与通常认为的85%正常产能利用水平仍存在较大差距。
  诸多信号显示,河北省钢铁已处于严重的产能过剩状态。不解决产能过剩,就等于没抓住钢铁业的要害。
  话虽如此,但近年来河北省却逐渐走进越限越产的“钢铁怪圈”。
      在逐年增加的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下,按装备能力“一刀切”的产业政策表现为淘汰落后装备红线不断抬高,而中小企业为符合政策要求则大幅扩大装备生产能力,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拆小建大就是这些小规模企业的惯用招数之一。有的小企业偷偷给300立方米的高炉穿上外套,使其“变身”为不在淘汰范围内的400立方米高炉,以此蒙混过关。
  那么,在整个钢铁行业形势不好的大环境下,河北省小企业逆势扩产的动力来自何处?
  今年钢材市场稍有回暖,一些小企业依靠较低的人力成本、环保成本以及灵活多变的运营机制,和国企相比依然有利可图,于是便加足马力进行生产。这也导致首季度全国平均日产粗钢213.2万吨,再创历史新高。
  当市场形势急转直下时,这些企业为了保住好不容易占领的市场份额,减产意愿并不强烈。即使处于亏损状态,企业也不愿减产,因为减产的成本可能比不减产还要高。比如停产之后员工工资、银行利息方面的净流出等问题,都是企业要综合考虑的。尤其对于小钢厂来说,减产还可能会引起银行停贷,后果更为严重。
  通过查看此次《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规划》发现,河北省在缩减规模总量和企业数量方面提出了非常高的目标:到2015年,炼钢产能总量将由目前的2.86亿吨调整到2.2亿吨,减少6600万吨产能;有冶炼能力的钢铁企业数量由目前的150家压缩到50家左右,到2020年减少到30家左右。
  这可能就是政府的一厢情愿,市场的问题终归要让市场解决。如何将剩下的众多民营企业整合起来,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兼并重组、缩减产能,既要充分考虑到地方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共同体问题。
  多年来,通过行政审批手段严格控制钢铁产能收效甚微。日前,国务院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引来各方热议。
  此次下放审批权是对制度进行的改革,希望通过简化审批,还原市场竞争环境,通过市场的手来对经济发展进行优化配置。
  如何处理好审批制和产业政策之间的关系,也是令业内比较担忧的问题,尤其是像钢铁这样存在产能过剩的产业,可能会触及各方利益问题。
  在国家严控产能过剩行业新增项目的大背景下,行政审批权全部下放是把双刃剑。虽然会让大企业投资项目缩短审批时间,使之不会错过产业布局优化调整的时机,但是,这很可能会导致某些地方政府从地方利益角度出发,不进行严格把关,引入一些生产低端产品的小型钢铁项目,导致产能过剩再次加剧。
  更令人担心的是,产能的集中释放势必会造成严重的环境问题。这种说法并非无据可依。前不久,环境保护部发布第一季度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报告,在污染情况较重的前十个城市中,河北省城市占据六席。
  被扣上环境治理重灾区的“帽子”,河北省钢铁企业自然脱不了干系。
  2011年,这里曾是我国最严钢铁企业环保门槛的发源地。时隔一年,环境保护部华北督查中心开展了针对河北钢铁行业的全面调查,发现107家企业污染防治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
  虽然通过提升环保“门槛”倒逼钢铁企业产业升级并不是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唯一路径,但是,下一步退出市场的钢铁企业,很可能就是输在环保上。
  落后钢铁产能的节能环保投入少,产品成本低,企业利润高。因此,更严格的环保标准是进一步淘汰钢铁落后产能的有效方式。此外,还应该依据能耗、物耗和清洁生产标准,从能源消耗和环境保护两个方面来对钢铁产能进行限制。
  因此,钢铁调控要将环评标准与“税价机制”相结合,使得不符合能耗、环保标准的企业没有利润,从而导致地方政府从中没有税收,在利益关系上形成自动退出机制。
您感兴趣的文章
上一条:中国进中等收入阶段 城镇化带来巨大需求
下一条:城镇化“钱景”可期 哪些行业可搭上“顺风车”?
产品中心
产品介绍
招贤纳士
选择泰发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徐州泰发特钢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徐州北郊柳泉镇冶金建材工业区
电话:0516-68002288
传真:0516-87161666
版权所有:徐州泰发特钢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徐州北郊柳泉镇冶金建材工业区